直到他成为一名网络编辑后

2016-10-30 14:46

杨磊三口两口咽下面包,接过同事递上来的样报,重新“跳”进编辑平台。

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,杨磊和他的同事们仍端坐在电脑前忙碌着。他们深知自己肩负的那份责任,网络的内容要求“更快、更新、更多”,网络的竞争是信息更新速度与更新量的竞争,也注定了这份辛苦。如果说,网络资讯是“分秒必争”,网络编辑员则是一群与时间赛跑的人。

据“荆楚网”负责人介绍,网络已成为人们不可或缺的获取信息的工具。截至2005年1月,我国万维网站点数为668900个,网民9400万人。目前,我国拥有网络编辑从业人员300多万人,未来10年内,网络编辑需求将呈上升趋势,总增长量将超过26%。

除采集素材,进行分类和加工,对稿件内容进行编辑加工、审核及监控外,网络编辑员还要撰写稿件,运用信息发布系统或相关软件进行网页制作,组织网上调查及论坛管理,进行网站专题、栏目、频道的策划及实施等。

“网络新闻标题的制作可有讲究了!字数必须控制在45字节之内,太长了就无法一排显示,太短了则影响网页美观;文字还要通俗、生动,尽量运用网络化的语言。”杨磊盯着显示器,一边忙着手中的活,一边向记者小声介绍着。

复制、粘贴、修改、保存、制图、调色、标注、生成……杨磊麻利地重复着这一道道程序,仿佛生产流水线上熟练的操作手,游刃有余。“真神奇啊!”面对记者的惊叹,杨磊得意地笑了。“其实很简单。每个网站都有一套内部系统,我们制作一条网络新闻时,就好比填一张注册表格,将新闻的标题、内容、图片等统统放到预先制作好的类似于注册表格的系统中间,最后一提交,网站的主机得到信息后便自动生成一个网页,通过这个网页,我们预先要传达的新闻就可以在网站上被读者看到。”他的声音仍旧压得很低。

手中的雨伞不时被大风掀离头顶,杨磊还没走出几步,已从头湿到脚。“鬼天气!”杨磊一边抱怨着,一边加快了脚步。

杨磊打开编辑平台,当天的见报稿一目了然。8点之前,所有的要闻和社会、经济等新闻必须更新完毕。10点之前,再更新服务信息、副刊内容等。“哇,这么长的标题!”杨磊皱了皱眉头,大刀阔斧地砍掉眉题,再把主题与副题合并后稍许修改,一个全新的标题便提炼出来。“不错呀!”记者在一旁称赞了一句。

杨磊,“荆楚网”时事新闻部的网络编辑员。入行前,他曾以为,网络编辑不过是日复一日的“ctrl+c”、“ctrl+v”。直到他成为一名网络编辑后,他才发现网络的快速、无限与宽容仿佛一个巨大的磁场,传统媒体的各种形式几乎都可以在网络上完成———只有脑子想不到的,没有网络做不到的。

4日清晨,电闪雷鸣,大雨滂沱。

宽敞的办公室里,只听得到手触键盘的噼里啪啦声,每个人都在专注地工作。“7点半了,大家抓紧时间,要先发‘新闻湖北’了!”科长发话了。“今天的独家消息才两条,谁还能提供?”“谁有漂亮一点的彩色图片?”“滚动新闻怎么做?要批量保存吗?”一时间,办公室变得热闹起来。“ok!”杨磊重重地按下回车键。当进度条走完最后一格时,荆楚网已焕然一新。此时,电脑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“7:50”。

杨磊正在专心工作中。 本报记者崔逾瑜摄

雨渐渐停了,天空开始放晴。“我爱你,爱着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……”原来是杨磊的手机响了。“喂,你好……什么,踢球?我下午还要网上直播呢!3点半,武汉黄鹤楼对上海中邦啊!……嗯,你们踢吧,这次就让你们赢吧,下次再决战……呵呵,拜拜。”杨磊挂断电话,又仔细搜寻网站,检查是否有“漏网”的资讯。

很快,他便爱上了这个岗位,睡懒觉的生活不再,他习惯了在网友们开机上网之前到位,习惯了在新浪、搜狐等门户网站摘稿前更新,即使在这样一个“黄金周”,也风雨无阻。

空荡荡的大厅,静悄悄的走廊,一串串湿漉漉的脚印通向8楼的一间办公室。“早!”杨磊微笑着冲同事们问声好,便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,打开电脑,启动桌面上的“oa精灵”,点击“个人考勤”———6时20分。

杨磊舒了口气,往椅背上一靠,拿出他的早餐———早上出门时随身带的面包。他撕开满是水珠的塑料袋,顾不得形象,一阵狼吞虎咽。“杨磊,吃完了吗?帮我做下天气预报好吗?”新来的同事不太熟悉业务,更新速度慢,请求“援助”。